极速排列3—极速大发快3-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极速排列3—极速大发快3首页 >> 看点文学 >> 短篇 >> 情感小说 >> 【看点】没有走过的劫(小说)

编辑推荐 【看点】没有走过的劫(小说)


作者:远方的风景 布衣,136.65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995发表时间:2019-10-09 16:33:08
摘要:老梁辛苦一生,终究还是没有等到人们口中那享福的日子。

【看点】没有走过的劫(小说) 太阳隐藏到西边屋底的时候,老梁才拖着双腿走回村里。今天有些倒霉,干了一天的活,回来时电车又爆胎,修车的师傅也下班了,无奈把车存在车老板的家里,穿着一身硬邦邦有些结渣的衣服往家走。娘的,这活真不算个活!
   秋末了,早上出来的时候穿少了感觉冷,毛衣外套都不能少。可一百斤水泥往怀里一抱,一会儿就会冒汗。但又不能穿太薄,要不水泥钻到皮肤里,一会就能把肉皮搓成泥蹭掉。老梁先把外套里边的毛衣脱掉,里边留个秋衣,再把外套穿好,才准备开始干活。又猛然想起外套里的手机,拿出来仔细看看,没人打电话,又重新用薄膜包好。放到老板司机驾驭室里,才开始干活。没过几分钟,前胸后背就像刚洗过桑拿——全湿透了。一袋袋水泥被老梁像蚂蚁拖食般抱下来,车上越来越少,脚步却越走越慢。老板手掂一瓶水走过来,递给他,咕咚咕咚灌下半瓶,嘴一抹,转回身继续。干完活回家时,里边内衣全湿透了,赶紧把毛衣外套穿好,小风还是从脖梗里往下钻,里边的衣服湿瀌瀌的,猛地发冷打个寒战。沾着水泥的地方湿过汗水,再风一吹马上凝固发硬,穿在身上像纱布在打磨一件刚做好的家具,火辣辣的疼。想到自己这比方,老梁不由苦笑,再打磨也精致不起来了,快六十了,老喽!伸手摸摸手机,它还躺在兜边。等着老板把工钱结了,和手机包在一起,准备回家。可没想车又爆胎,今天的事可有些不顺利呀!他边走边想。
   老梁爹死的早,他们弟兄两个,那时他十二,兄弟十岁,他娘身体不好。老梁发育早,十四岁时虽然不小个子却不太高,但身板壮实,就跟着大人们干起了苦力。刚开始,同村的大叔大伯们都怜惜他,让他干点零碎活。慢慢地上山拉煤,火车上扛包,装化肥水泥,啥脏活累活重活都接了下来。他们那个家徒四壁的穷家也是他撑了起来,日子慢慢有了转机,给兄弟娶了亲,当然他也给自己娶了媳妇。
   媳妇翠香来的时候,那水汪汪的大眼,像一汪清泉,小嘴红的像樱桃。他一下就掉进了清泉里,噙住了那片樱桃。无数个黑夜,搂着翠香丰满的身体,他都不由两臂加力,恨不得揉到自己身体里。覆在她身上时,他像一匹野马,激情飞扬的驰骋却又小心翼翼轻放四肢,害怕那是一块玉,不小心给弄碎了。他的女人呐,可不能让她跟着自己受委屈。
   前几年老梁很是欣慰,翠香给自己生的两个儿子,个个眉目清秀,聪明伶俐。特别是上学,两个人争着往家拿奖状,家里的半边墙上几乎贴满了。村里人见了小哥俩也是都竖大拇指,夸老梁好福气,有这么好的娃,将来有享不完的福。有人往脸上贴金,老梁当然高兴,甩起膀子干活格外有劲,有时偷偷哼哼自己那不成调的小曲,给自己助助兴。
   “还干哩,老梁!”走过村头大杨树的时候,老长安蹲在树下喊道。“你说你呀,俩儿子都是大学生,又都成家立业了,还稀罕你那俩钱。你个老家伙来折腾个啥,不怕把骨头折腾散架了!”
   “快不干了。”老梁一边应承着,一边往家走。老长安年龄和自己一样大,都五十八了。也是两个儿子。只不过他的两个儿子都比较捣蛋,总把他爹气得嘴歪眼斜,早早辍学就不上了。老大下学后学的汽修,给人家当了几年徒弟,慢慢竟然自己弄了一个汽修厂,当起了老板。老二是司机开汽车,也是收入不低。两个儿子在村里早早矗立起内外粉刷,红底白墙的高楼,当时在村里一拉一排的平房中,楼房格外醒目,不知羡煞了村里多少人的眼。让多少人心里不平静。老长安早几年前都不干活了,地也承包出去了。说是儿子都不让干,只要他把自己身体看精细了,不给他们找麻烦就行。他不下棋,也不爱打牌,成天掂一唱戏机,来回瞎转悠。也不嫌腻得慌,老梁心里说。虽说老长安比自己日子过得爽快,可老梁就是从心眼里有点鄙视他,感觉就是不过被金钱包装了一下,内心还不是没一点看事情的眼界。其实老梁自己都忘记了,自己也没有一点学问。
   走到家,门口的槐树下落了一层金黄的树叶,树上仅剩的几片叶子在风里抖着,看着有些恓惶。铁门上还是那把大将军把门,临走时锁啥样纹丝没变。唉!老梁心里有些失落。手伸衣兜里去掏钥匙,院里的大黑听见动静,就跑到门口汪汪汪地叫了起来。一开门,它就摇着尾巴窜过来。看是自己主人,又围着他上蹿下跳,呜呜地叽哝起来。自从老伴去省城看孙子这一年多来,家里就剩下他们了。老梁疼爱地拍拍大黑,“老伙计,饿了吧,我赶紧给你弄吃的。早上走得急,厨房里还有一碗多米粥,老梁用勺子盛了盛,算了,大黑,咱俩烫一烫将就将就算了,不够吃柜子还有方便面。大黑摇摇尾巴,好像听懂了他的话。老梁从笼屉里拿出半块馒头,掰碎了给大黑放碗里,大黑欢快地跑过去。老梁眼角莫名的有些湿润。
   前几年,孩子们小,老梁干活回来自己舍不得买吃的,总是要给孩子们买点小零食。一听见他回来,两个孩子立马跑到他身边,爸爸爸爸地叫个不停,等把零食分给他们,一个个小嘴就像长熟的石榴,咧开了大嘴巴子就再也合不住。翠香站在一旁也是笑成了花,那情景真难忘啊!
   两个儿子毕业后,都在省城找到了工作,娶了媳妇,成了人家的人。儿大不由爷,买房子时,老梁给他们都凑了几万先交了首付,省城的房子贵,孩子们刚上班,经济不宽绰。可他也实在没能力给他们买房,以后就让他们自己来吧。儿子们都说他,你以后就不要再操我们的心了,照顾好你自己。
   孩子们都结了婚,大事办了,他也就长出一口气,心缓缓落了地。可有孙子时,翠香回来偷偷告诉他,大媳妇对分期付款房子很不满意,没少给儿子脸色看。老梁知道媳妇娘家有钱,有点看不起儿子是农村出来的。怕儿子心里憋屈。孙子吃满月酒时,连忙又凑了两万块钱让翠香拿去给媳妇。
   老梁吃完饭洗洗澡收拾利索,简单把衣服洗出来晾好,已经超过八点半了。一轮明月偷偷挂上树梢,院子里泛着惨白的光亮。翠香多久没回来了,老梁今天想有人和他唠唠嗑,可空旷的院里没有一个人,连老黑都早早蹲窝里去了。手伸兜里摸到手机,感觉它咋像个砖头,也不言语。给翠香他们拨过去?翠香心眼小,心里不存事。那一次他给她打电话,拨过去了想不起说啥,第二天翠香就赶回来了,说害怕他一个人在家有啥事。这么大岁数了,又不是小孩,能有啥事。算了,还是不打了。进到里屋,躺到床上,伸展伸展酸困得身子。今晚心里莫名有点烦躁,一时半会竟走不到梦里。
   大孙子半岁时,翠香回来几天。高兴地对他说,他爹,你还没有抱过咱孙子哩!你不知道多待见人,胖嘟嘟的可可爱了,这次咱俩一起去,你也抱抱!他一听心里也是撒了欢儿,毕竟那是他老梁家的又一辈人了,血脉相连啊。洗澡理发净面,收拾的干净利索,翠香又给他买了身新衣服,打扮得爽爽亮亮的,翠花还笑他好像当年相亲的样子。风急火燎地赶到儿子那。孙孙真的肉乎乎的招人喜,他拍拍手,那圆脸蛋就咧开没牙的嘴笑。他不由伸伸手想摸摸那脸蛋,儿媳妇脸一拉,你看你那手。的确,那手上沟沟渠渠全是茧子,有地方在家用香皂洗了好几遍,就是洗不净。老梁不好意思地搓搓手又放下了。儿子在一边推推媳妇,让咱爹抱抱,他当爷的亲着哩。媳妇才不情愿地把孩子递给他。那小东西肉滚滚的在他怀里,一双珍珠似的黑眼珠瞄了他几分钟,竟嘴一撇咧开大嘴哭了。他忙不迭赶紧还给媳妇,不过那小东西的眉眼都已镶在他的心里,暖乎乎的。老梁啊,你说你是不是有贱毛病!
   翠香和他说,两个儿子准备在他们住的附近租两间房子,让他也搬去。老两口住一块,相互照顾这也方便。好事是好事,但老梁没答应,他想缓缓再说。老大孙子包了红包,老二还没有孩子,到时也不能空。再说,他还准备积攒点小钱,翠香他们俩一天比一天岁数大了,不能光向孩子伸手不是,孩子们端人家饭碗也不容易,不能给孩子增加负担。
   想着想着,夜深了,思绪也慢慢模糊了,遥远了。
   不知睡了多久,心口一阵刺痛把他惊醒。他猛地想起,前两天也这样疼过,他说是去医院检查检查,不疼就忘了去,怪自己大意了。屋里还一片漆黑,只有窗口透过来一片斑驳的月光,现在应该还早。又一阵钻心的痛感上来,他用手揉揉也无济于事,记得那边抽屉里有以前翠香腿疼吃剩下的止疼片。手摸索着开灯,碰到枕头边的手机。这时很想听听老伴的声音。就颤着手摁了过去,一阵铃声响过,“喂!”翠香温润的声音飘过来,老梁把嘴凑到手机旁,刚要开口,又一阵撕裂的痛袭来,他张了张嘴,手机却无力地从手里掉到了地上,那闪烁光亮一点点消逝了。
   “喂喂,喂喂……”屋里只留下了手机里翠香的呼唤。
   月亮已西斜,懒散地把光抖进院子,外边的大黑好像听到什么动静,从窝里跳出,汪汪叫了两声,又回到窝里。
   夜又归于平静。

共 3356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这篇小说看着比较平缓,没有大起大落的悲喜。小说中的老梁在妻子去儿子家带孙子后,一个人在村中的装卸货物攒钱给出世的孙子发红包,因为他已经给大儿子的孩子发了红包,等小儿子的孩子出生后,他也照样得发红包,不然会落儿媳的抱怨。但是小说对老梁的辛苦程度描述得相当细腻,足以动人心弦,推荐赏阅。【编辑:湖北武戈】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湖北武戈        2019-10-09 16:37:28
  人生在世,总是一个劫连着一个劫,老梁迈过了养儿那个劫,终究还没有走出孙子那个劫!欣赏佳作,问候远方的风景老师!
与江山作者共同成长!
2 楼        文友:若海若蓝        2019-10-09 21:00:18
  说文解字,没有过不去的坎,也没有渡不完的劫!嘿嘿,问好,秋安!
只码字,不管事,不问事,不惹事。
共 2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