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速排列3—极速大发快3-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极速排列3—极速大发快3首页 >> 逝水流年 >> 短篇 >> 情感小说 >> 【流年】超生那些事儿(短篇小说)

编辑推荐 【流年】超生那些事儿(短篇小说)


作者:亦 凡 白丁,1.5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1425发表时间:2019-10-09 14:23:09

听说,离我们老家不远的高密,出了个作家叫莫言,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我看过他写的《红高粱》、《丰乳肥臀》,地道的方言土语,风俗人物,几年前获诺奖的呼声就很高。我让我的大丫头小花买了他的新作《蛙》,看了好几遍,真是佩服得五体投地,不愧是大师级的作品。莫言把那段时期的计划生育写到了极致,看到有些章节,触景生情,我都哭了。我想如果把我当年的经历告诉他,准能写得更生动。今天,我就借着《蛙》这个话题,说说超生那些事吧。
  
   一、“屎蛋儿”丹阳
   “屎蛋儿”丹阳,是小花她们的爹,说超生那些事儿当然要先说他。媒人刚跟俺介绍丹阳时,俺就纳闷,丹阳这么个有朝气的名字,怎么能和“屎蛋儿”沾上边的呢?你可知道,我们那里把“懒散”、“邋遢”、“游手好闲"、“不务正业”称“屎蛋儿”,要是故意这样,就称耍“屎蛋儿”。但是等到俺嫁给他时才明白,为什么大伙叫他“屎蛋儿"了。
   丹阳姊妹四个,有两个姐姐,一个哥哥,他老小。两个姐姐出嫁早,哥哥有出息,读到了高中,先在县里当临时工,后来转成了正式工。丹阳小时候就淘,不好好上学,读到初中就辍学了。那时人民公社时期,丹阳十五六岁,也就是半个劳力。他在生产队里滚了七八年“屎蛋儿”。
   “你要是知道俺小时候的样子,肯定不跟俺!”这是俺和丹阳恋爱,半嗔半笑他“丑样子”时,他对俺说的话。俺问他,“你小时候是个什么样子呢?”丹阳用三个词就概括了,脏、丑、淘。
   在上个世纪的六七十年代的中国乡村,用“一穷二白”形容太诗意,因为后面老跟着一句“好写最新最美的图画”。丹阳用一个字“脏”描写自己,也就为那时的乡村生活缩了影。
   那时,在街上,你会经常看到这样一个小男孩。丹阳如是说,四季都穿着一身蓝布做的衣裳,趿拉一双露着脚趾头的破鞋。还要注意一些细节,那身衣裳总是不合身的,不是裤腿短了,就是袄袖子长了,还在不起眼的地方缀上几块补丁。因为这身衣裳是,大的孩子穿小了,小的孩子再穿,而且是夹袄,冬天絮上破棉花,夏天抽出来。前胸和袖子通常都是亮的,因为这是流鼻涕和擦鼻涕形成的。试想,这衣裳套在一个洗不净脸和手、蓬乱着头发的男孩身上,岂不像从泥里屎里滚出来一般吗?
   丹阳说的极是,我们女孩家也好不了哪去,但不至于脏到这个程度。例如我们家虽然也是姊妹四个,俺姥姥和母亲就给我们拾掇得挺干净。当丹阳再说到丑时,怎么也和站在俺面前高大魁梧、浓眉大眼的帅小伙对不上号。
   丹阳说,你想象一下那时我会是什么样子?我说,三根筋挑着一个头吧?丹阳笑了,比你说的还难看。那时候的日子,家家都过得恓惶,对于正在发育的孩童来说,营养是不够的。不光是头大,我还有个大肚子,后来吃药打下好多虫子,那是咱不讲卫生的结果。整年不见油水,面黄肌瘦,而骨骼不受影响,手和脚又长又大。后来,我看到外星人的形象,用此来描写就很恰当了。
   丹阳说话有点结巴,一紧张更厉害。俺问他,是什么时候结巴的。丹阳说,这是咱淘气淘的。下河摸鱼捞虾,上树打鸟掏蛋,这些孩子们的活,都不在话下,奇就奇在,咱比别人淘出些“花”来了。就说这结巴吧,是模仿咱舅模仿的。老人们说,下雨天如果学结巴,一学就会。其实,不是这样。咱舅虽然结巴,但满肚子的故事,还有一个绝招,给丟了魂的孩子捧魂。咱整天缠着他讲故事,让他教捧魂,时间久了,就结巴了。丹阳结巴着讲故事,整个就是舅的翻版。胡吹乱聊,成了丹阳的一个毛病。有一年夏天,他在凤凰山上乘凉,结结巴巴地说,今年要出河了(发大水)!人们笑他,又神道了,开始胡吹了。他接着说,昨天俺在湾边洗手,看见两只锅盖般的大鳖,带着一群小鳖在晒盖呢,暴雨和洪水快来了。果然,过了几天,连续下了半个月的雨,东河决堤了,河水把人们赶到山上,东洼一片汪洋。人们看到一群的大鱼大鳖,随着河水向海里游去。这一次后,人们对丹阳另眼相看了。我对丹阳给小孩子捧魂,总不以为然,但是很奇怪。村里有的孩子病了,整天无精打采,打针吃药都不好,睡觉还胡话连篇。这时家长会说,莫非是掉了魂,让丹阳去捧一捧吧。丹阳捧魂时,和孩子并排面向太阳,先划两个十字,自己踩上去,再划两个十字,让孩子踩上去。然后,他两手的食指和拇指捏在一起,其他三指自然弯曲,形成兰花状,举向太阳,空中念念有词一分钟,然后弯下身去,两手从地上虚捧一下,摸一摸孩子头顶,摸魂结束。村里的人都说灵验,摸过魂的孩子家长,有时还送几个鸡蛋或其他什么的,作为酬谢。
   丹阳小时候的这些脾性,等长大了就耍“屎蛋儿”。
   和丹阳结婚后,有一天和五堂哥家嫂子,一块编草编,拉闲呱。她突然捂着嘴笑了起来。我问,“嫂子,你笑什么啊?”她说,“丹阳终于不用盼着从画上下来个美人给他做饽饽肉鱼了!”我更加摸不着头脑了。五嫂子说了丹阳结婚前的一些“屎蛋儿”事。
   丹阳辍学后,还不能干重活。生产队让他放过牛,养过猪,更加养成了自由散漫的习惯。最后,队里选他做棉花技术员。丹阳这次可扎了大姑娘堆里了,因为干棉田活的,姑娘居多。我问嫂子,“丹阳没弄些什么花花事吧?”嫂子说,“这倒没有,不过他在姑娘堆里,嘴可有时把不住门。有一次,不知说了什么话,邻居兰香哭了。”旁边的秋菊说,“丹阳你再耍屎蛋儿,就找不上媳妇了!”
   丹阳笑着说,“咱们等着画上的美人下来,给咱做饽饽肉鱼呢!”大家一听,都起哄大笑起来。
   原来,丹阳前几天讲了故事。说的是早年间,一个穷后生,没爹没娘,住着三间破茅屋,靠上山打柴和给人打短工过活,日子过得经常揭不开锅,二十好几了,找不上个媳妇。傍年的一天,他到集上卖完柴禾,刚要回家,他看到一个卖画的,画上画着一个姑娘,很是漂亮,一双大大的眼睛,一个劲地盯着他看,好像真人一般。他很是喜欢,就买下来带回家,贴在墙上。晚上拿着灯仔细端详,越看越喜欢。第二天,一早他又出去打柴了,到了晚上回来的时候,掀开锅准备做饭,他却一下子惊呆了。一大碗肉香喷喷的,还有两个大饽饽。他梦一样吃了,很是纳闷,这是哪一个好心人呢?他第二天,又去打柴,回来发现锅里有饽饽和两条鱼,他更加纳闷了。晚上,他躺在炕上睡不着,想了主意。第二天早上,他拿着打柴的工具出了门,并没有进山,临近傍晚他悄悄趴在窗上看,惊人的一幕发生了。只见画上的美女从画上下来了,从头上拔下簪子,在锅里一划,两个饽饽和一盘肉鱼就做好了。这个穷后生,一个箭步冲到屋里抱住了那美女,美女也上不了画上了。后生问美女是什么人,美女说我是天上的仙女,下凡看到你日子窘迫,就想帮你。后生说,帮人帮到底,你就给俺做媳妇吧。仙女答应了他,他仍旧出去打柴,但回来没有了饽饽肉鱼,只是粗茶淡饭。这后生很不高兴,埋怨仙女,既然你能画出好吃的,我还打个什么柴哪。仙女没说什么。第二天,这后生回来,也没有了粗茶淡饭,画上的美女没有了,只画着两个饽饽和一碗红烧肉。
   我听完了这个故事,对嫂子说,“这个屎蛋儿也想不干活就吃饽饽肉鱼哩!”
   嫂子们一阵大笑。我心里想,“屎蛋儿”丹阳还指不定瞒着些什么呢?
   不久,凤凰山来了国家地质勘探队,要对凤凰山一带进行地质勘探,让当地出个人,当当向导,背背仪器行李什么的。这个好活又落到丹阳头上了。跑跑颠颠,走走逛逛,这很合丹阳的意。
   丹阳去了勘探队,跟变了个人一样。那时,我已经怀上了小花,丹阳一出去一个月,我白天还要下地干活,妊娠反应强烈,很想得到照顾和温暖。可是,丹阳确实变了,他的头发鬈起来了,鬓角蓄起来了,穿着蓝色的工作服,脚蹬反毛大头皮鞋。帅是帅了,但女人的知觉,他有什么事儿瞒着我。
  
   二、那天的雪特别大
   我的大丫头小花,其实叫雪花,生她那天雪特别大。
   那天早晨起来,天气很冷,空中布满了铅色的阴云,好像要下雪。丹阳在地质勘探队,有一个月没有回来了。孩子就在这十天八天就要出生了,第一次做母亲,心里充满着喜悦的期待,又有点儿紧张和不安。婆婆年事已高,生孩子的有些事也帮不上忙。好长时间没回娘家了,有点想娘了。娘还给未来的外甥做好了小衣服、被子呢。
   天阴的越来越厉害,听说我要回娘家,婆婆劝,天不好就别回了吧。我说,上午,下不来雪,去去就回。吃罢早饭,我穿上肥大厚厚的棉衣,挺着个大肚子就出了门。去娘家有十里路,对农村人不算路,就好像串个门。可今天不知怎么,好像很远,走了一半就气喘吁吁了,云压得很低,压得胸有些憋闷,肚子有点不太舒服,胎儿在肚子里有些不老实。好容易到了家,一股温暖涌上心头。
   进了门,看到娘在炕上做针线。我轻轻地喊了声“娘,我回来了。”娘看到我,又惊又喜,“闺女,你怎么这时候回来了?这就要生了啊!”我说,“想娘了呗!不打紧的,看看我就回去。”娘说,“今天天不好,好像要下雪,我赶紧给你做点饭吃,吃了就回去,这个时候可不能乱跑了!”说着娘下炕去做饭。我坐在炕上,看娘给孩子做的衣服被子。娘的手真巧啊!你看那小棉袄小棉裤,好像比照着婴儿裁的,小斗篷的帽子,用兔绒镶了边,系的带子的两端,也缀着两个绒球。几双小鞋,针织的线袜,小巧玲珑,孩子小小的脚丫,穿上一定很舒服。娘还做了几个布娃娃,做了一个布老虎枕头,取虎头虎脑,祝孩子健康成长寓意。看着这些,我眼睛湿润了。我从小跟姥姥长大,和娘好像老有一层隔阂。姥姥去世后,尤其这几年,娘对我的态度变了,你看她对下一代也充满着关心。
   都说隔辈亲,这真不假啊!你看丹阳对我不管不问,那个勘探队就有那么大的吸引力?想到这里,我的心一下子乱了。
   正在这时,娘端来了一碗手擀面,还有一碗蛋花卤子。娘说,“趁热吃,吃完了赶快回去,天怎么有点濛星呢!”我说,“娘,不急,这么近,人家想给你说说话呢!”娘说,“我盼外甥呢,可不能有什么闪失!”我说,“说到生,我很紧张啊!你又不在我身边,我婆婆年纪又大了!”娘说,“生孩子这是女人的一难,尤其是头一胎,简直就是过鬼门关啊!要不说做女人难吗!但说回来了,这也是个自然过程,也不用怕,越紧张越不行。我们乡下人泼辣,都是快生了还干活呢。不是好多生在路上,生在地里的吗!放心吧,我天天烧香给你祈求母子平安呢!”我看到母亲这几年,老了许多,有了白头发,不知怎的泪水在眼眶里打转。娘好像知道我的心,问了一句,“丹阳还没回来?”我说,“有一个月没回来了。”娘若有所思地说了句,“等当了爹,就能拢住他的心了。”
   天越来越黑,吃罢饭娘就催,“赶紧回吧。本来想让你爹送送你,可到现在了,他们赶集还没回来,你慢慢走吧。”从娘家出来,感到比早上更冷了,北风似乎更大。出了村口,天开始下小雨,夹杂着细小的雪粒。走不多远,只见鹅毛般的雪花,从彤云密布的天空中飘落下来,地上一会儿就白了。我拖着笨重的身子,稍稍加快了脚步。冬天的山路,路人稀少,格外宁静,只听见雪花簌簌下落的声音。不一会儿,山川、树木、房屋,全部罩上了一层厚厚的雪,变成了粉妆玉砌的世界。
   一开始我还欣赏这飘雪的风景,突然,我感到肚子一阵阵疼痛,心想,不好了,莫非真要生在路上吗?我忍住疼痛,加快了步伐。前面不远处是韩村,那里可能有人。我害怕起来。谁知疼痛越来越剧烈,好像全身的骨缝都裂开了。我走不动了,汗水湿透了棉衣。我大声喊救命,可是哪儿有人呢?我想,这下完了。悔不该不听婆婆和娘的话啊!正在绝望的时候,我远远地看到一个人骑着车子过来了,我大声求救。他叫韩勇,庄里庄乡都认识,他安慰了几句,就到村里叫人去了。不一会儿,他叫来了一辆马车,还有两个妇女,把我搬到马车上。一股安全感和感激顿生,我不禁哭出声来。马车在急急地向家里走,我在车里又剧疼起来,感到肚子下坠,两腿间热乎乎湿漉漉地,用手一摸,流血了。我顿时两眼一黑,晕了过去。我隐隐感到人们焦急的说话声,感到躺在热乎乎的炕上,又一阵剧疼后,肚子一坠,伴随着一声婴儿啼哭。我身子一松,彻底解脱了。
   当我醒来,炕上围了一圈人。婆婆,邻居大娘,娘和妹妹也来了。旁边躺着可爱的婴儿儿。娘含着泪说,“花啊,终于醒了,真悬啊!是个丫头,这孩子命真大啊!”我看到熟睡在襁褓里的女儿,初为人母的幸福,不由得一阵哽咽,滚落下大颗大颗的泪珠儿。
   第二天,女儿啼哭着,迎来了她的第一个黎明。雪停了,阳光出来了,丹阳还没回来,我琢磨着给女儿起个名字吧,她虽然出生在雪地里,没有鲜花,但冬天最美的花是雪花啊!就叫她雪花吧。
  
   三、本来可以这样过日子

共 14871 字 4 页 首页1234
转到
【编者按】小说以第一人称叙述了一个女子在严抓计划生育的年代所遭遇的苦难与无奈,传统的观念迫使她东躲西藏去生儿子,可惜二胎又是女儿,面临着罚款与绝育的难关,一家人只好背井离乡,远走他乡“闯”关东谋生。在异乡,也面临着生存的艰难,在堂姑那儿想安定下来盖房子,结果遭遇地痞围攻,还手的丹阳打伤人被拘留罚款,怕地痞再闹只得再次逃离,投奔满洲里堂姑父的远亲。老家父亲重病,丹阳回去探望,“我”身孕太重留在满洲里,在出摊卖面食时遭遇车祸,儿子胎死腹中,重伤的“我”被迫切去子宫。日子还在继续,但是丹阳却与“我”离婚,他找到了传种接代的新载体,与一个水妹子生下儿子。小说读来让人倍感沉重,“我”尽管抗争过,却不得不面对被抛弃的命运——为躲罚款远离亲人与家乡被生活抛弃,遭遇车祸不能生儿子被丈夫抛弃。可以说,文中的“我”是传统观念与现实政策夹缝挤压下的牺牲品。小说深深贴近生活,生动再现了上个世纪七十年代一幕幕真实场景,这是一段历史的见证,值得细细品味。况味厚重的佳作,荐阅。【编辑:风逝】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风逝        2019-10-09 14:25:04
  小说以莫言的作品导入,自然真实地反映了一段历史状态。问好作者,感谢您的写作,带给人深刻的思考。
心有多大,舞台就有多大。
2 楼        文友:亦 凡        2019-10-09 23:00:56
  谢谢风逝老师的精心编辑和解读。
3 楼        文友:淡水        2019-10-10 06:49:29
  如今,生育政策改变了,年轻人不知道当年超生游击队的悲惨遭遇。当年,计划生育小分队,对村庄划片包干,对育龄妇女定期进行透视检查,唯恐有漏网之鱼。一旦发现有超生妇女,小分队立即驻扎该村,对孕妇家庭小则封条查封门户,大则拆房子扒屋。弄得整个家庭鸡犬不宁,妻离子散。男户主随时被小分队叫去问责,其实就是逼迫快交出妻子,去医院做人工流产。意志软弱的男人经不起小分队的恐吓折磨,就动员逃离的妻子回来做人流;意志坚定的男人就咬咬牙挺过来了,有的也是无可奈何,因为女人逃离地点男人也不知。我村有个超生孕妇逃离到山洞里,娘家人偷偷给她送饭,最终婴儿分娩在山洞里。和亦凡老师的“超生那些事儿”异曲同工,这篇文章描述的还比较文明,为了生育二胎,背井离乡,受尽了生活折磨,尝尽了人间酸甜苦辣咸,但悲剧的是孩子遭意外车祸夭折,丈夫却在背地里婚外恋,婚外育。女人就这样被抛弃,家庭就这么被分裂。是女人的悲剧,更是时代的悲剧。
共 3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