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速排列3—极速大发快3-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极速排列3—极速大发快3首页 >> 看点文学 >> 短篇 >> 情感小说 >> 【看点】今夜暴风雪(小说)

精品 【看点】今夜暴风雪(小说)


作者:小金子 童生,945.09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1343发表时间:2019-10-07 08:28:39
摘要:相貌平平的一元家境贫寒,他和许绵绵交往,遭到岳母玲月强烈地反对。勉强成家后,岳母和女婿一家来往不多。善良、聪明的一元经过自己地顽强努力,终于将岳母感化……

【看点】今夜暴风雪(小说)
   寒风像小孩儿躲谜藏一样,疯一阵子,消停一阵子。阴沉沉的天不是细雨霏霏,就是小雨夹雪。一连几天都是这样,地面上积水却不多,红泥巴倒像石头一样硬梆梆的。有经验的人说,这是老天爷在为下雪打底子。
   从今天下午开始,风雨没有了,光线却越来越喑,老天爷的脸色黑得像锅底。尤其是马虎界东南角,构皮垭的上空,乌云堆得像蘑菇一般。大地一片宁静。一切迹象表明,老天爷在酝酿着阴谋。
   “东东,东东,你把牛牵回来,我煮饭,今天晚上坪上有阳戏。”庙岗上的荷香冲着弟弟爱东大声喊。
   此时,十一岁的爱东正在堰塘里捕鱼。他听见姐姐在喊,不假思索地应了一声,对水桶里的鱼看了看,见差不多够吃了,又连忙摸了几根莲藕,洗了洗,扔进水桶里,才上岸。他光着脚丫子,一手提着桶,一手提着小布鞋往回走。小布鞋是爱东妈妈就着煤油灯,熬了很多晚上才做出来的,他当宝贝一样舍不得弄脏它。捕鱼的鸡罩被他弃在堰塘边,先不管了。
   爱东冻得呲牙咧嘴,鼻涕在鼻孔里面像泥鳅一般,不停地来回伸缩。他顾不了那么多,使劲儿把桶提到了家里,却遭到姐姐一顿斥责。
   荷香冲着弟弟嚷:“你又穿布鞋出去的啊?弄湿达,看妈怎么收拾你。牛在垴上,你把它赶回来,它一喊就回来达。”
   爱东笑嘻嘻地解释:“鞋子,我提着的,没穿,你看,没打湿。”
   荷香这才笑道:“你上山去穿解放鞋。妈给你做双布鞋,你就当作宝一样,干脆晚上抱到它睡。”
   爱东嘿嘿一笑,也不抬杠,赶紧换鞋,一路跑出去了。他一跑到屋后,就大声呼喊,片刻,便听见牛铃叮当响。
   爱东听见牛铃响,立即往垴上爬迎接牛归来。不一会儿,爱东就听到坡上不远的树林里有动静。他一边摇头晃脑玩耍,一边往上走。
   突然,从田湾地角边转出一个人影,爱东定睛一看,是他父亲李一元。这个名字听起来有点奇怪,可是,爱东不敢问。据说,李一元出生时,家里青黄不接,连一块钱都凑不齐,一元的老爸就把他叫作一元。到了一元这一代,总算比他过世的老爸强,一日三餐接得上。
   一元一见到爱东,就说:“走,走,回去,你看你的脸上都冷紫达。”爱东依言转身就走。他边走边兴奋地说:“爸,今天晚上坪上有阳戏,你去不?”一元高兴地说:“啊,你想看不?去,你妈回来没?回来达,一块儿去。”爱东说:“回来达,她又带弟弟扯菜去达。”一元没有再接话。爱东憋不住了,瞟了一眼父亲,吞吞吐吐地说:“我,我逮到一条大鲢子,还有,还有几条小鱼。”一元立即接上话茬,说:“天气这么冷,你怎么下去了?我马上就回来的,等我来搞。算了,今天晚上打牙祭。那条大鲤鱼,你没有动啵?”爱东急忙说:“没有。”爱东说到这里,见父亲没有责怪自己,心里轻松多了,蹦蹦跳跳往家里跑,这表现惹得一元很爱怜,假意生气地说了几句重话。爱东心知肚明,根本不在意,仍然飞跑起来。一元眼看着他的身影,嘿嘿一笑,似乎看到了自己的影子,暗自感慨,时间过得真快,孩子大了。
   一元回去后先把牛关好,再洗手剖好鱼,放在土钵里,荷香急忙端去做菜。虽然她只有十二三岁,又是一身粗布衣,却已经出落得像出水芙蓉,俨然是一个有担当的小美人了。
   一元看着女儿一副十分麻利的样子,笑了。这一幕被爱东看在眼里,有些不服气,一溜烟跑了出去。一元懒得管他,只是嘴里嘀咕道:“你妈妈怎么还不回来?”荷香停下扬起的锅铲,也疑惑地说:“是有点儿久了,菜都快好了,再不回来,只怕妈回来吃冷饭冷菜。”一元听到这些话,急忙跨出门去看看。他也没有出去多远,就站在塔外边冲着山湾喊了几声,一个应答声从坎外的灌木丛下传了上来。一元听见了妻子的应声,匆匆忙忙从小路走下去迎接。夫妻俩一见面,一元就把妻子许绵绵背上的小孩儿民民抱了下来。绵绵的身后跟着爱东,他手里提了一把蒜,一元见了,高兴地说:“等一会儿把蒜拌到鱼里,肯定更香。”许绵绵笑道:“我再撸些花椒。”一元“嗯”了一声,领着妻子幸福快乐把家还。
   谁知全家人一会面,爱东就向妈妈告状:“妈,姐姐欺负我。”许绵绵听了一愣,轻轻地笑道:“怎么了?”爱东却不说了,瞪着小眼珠子望着荷香。荷香开始也一愣,见弟弟不服气地瞪着自己,立马明白了。她也觉得有些委屈了,不服气地回敬道:“东东穿布鞋到处跑,我就说了他几句。”许绵绵正想接话,一元笑道:“女儿是妈妈的小棉袄,这话一点儿都不假,就知道向着妈妈了。”荷香“扑哧”一笑,反问:“我对谁不好啊?”一元意识到自己失口,急忙掩饰道:“对,对,我们小香的心最好了。唉,赶快把花椒和蒜拌上,大家吃了饭一起去看戏。人肯定多,去晚了,只怕挤都挤不进去。”于是,大家齐上阵,做菜的,盛饭的,摆桌椅的,很快弄得妥妥当当。大伙陆续入席,只有许绵绵坐在门口的椅子上奶民民。其实,这个民民不是许绵绵自己的亲生子,而是她妹妹的。可是她妹妹意外过世了,民民才一岁半,找不到合适的人带,许绵绵就收养了民民。许绵绵早断了奶,只好冲米糊糊给民民喝。一元见状,心疼了,要替换妻子,被许绵绵推开了。她说:“你吃你的,我就来。”心灵乖巧的荷香就把饭菜递到母亲的眼前,许绵绵见民民吃得差不多了,就把他放在摇篮里摇了摇,见民民不闹了才停手。然后,许绵绵才接过女儿手上的饭,坐到了方桌前吃起来。而荷香端着碗守在摇篮边,边吃边哄弟弟,一家人暖意融融。东东则心不在焉,赶紧扒拉了几口饭后,拽着一元的衣服催促道:“爸,吃好没?走啊走啊。”一元边吃边笑道:“你赶着去给人家搭台挂幕布啊。”东东嚷道:“天都黑通通的,恐怕都演了。”是的,天真黑,刚才明明还有些亮光,怎么转眼就朦朦胧胧了?一元端着饭碗,眼光刺过夜空,心里有些困惑。许绵绵边吃边说:“都赶紧吃,吃完饭,带上椅子、火盆、枞光、篙把就走,多穿些衣服。”
   屋里正热闹,陡然,屋外东方的天空上响起了几声闷雷,众人都一怔。一元反应过来后,不以为然地说:“没事,那是打干雷。”许绵绵问:“不得下雨啵?”一元说:“怎么可能?不管下什么,这个季节都不会大,赶紧走,先占位子去。”许绵绵笑道:“还先占位子去,等你想起来,演戏的都要捡拾家伙达。”一元笑道:“莫啰嗦达,都快点儿走,我关门。”许绵绵急忙给狗钵里倒一些饭,泡上鱼汤,再给猫扔一些鱼渣,然后把民民背在背上。荷香和东东分别扛椅子,一元一手提火盆和炭,一手拿枞光和篙把。大家准备停当后便沿坡道向河谷里走去,白毛狗喜滋滋地尾随其后,被荷香吼了回去。
  
   二
   一元一家子人走了一会儿,路上竟然没有碰到一个人。许绵绵急了,埋怨道:“只怕都走光达。叫你们早点儿早点儿,死不急。”一元逗她,笑道:“自己贪吃好菜菜儿,倒怪起我们来了。”许绵绵佯怒道:“哪个贪吃?我吃的都是剩饭剩菜,你们吃上前达还笑我,没良心。东东,把你爸踢他一脚,叫他笑。”东东冲爸爸一看,嘻嘻一笑,嘴里“呃”了一声,以示拒绝。许绵绵和一元相视一笑,一元趁机假意煽风点火,叫东东放下椅子,喊妈妈提,东东也不干。许绵绵笑道:“好儿子,下次妈妈再给你做一双好鞋。”东东一听妈妈的奖励,高兴得扛着椅子往前跑,身后接连传来父母的嘱咐声。
   半响,河对岸远远传来一阵类似的声音。许绵绵如释重负,笑道:“终于有伴达。”一元却脱口而出,说:“只怕礼堂里挤满达。”许绵绵闻声,脸色一变,佯装斥道:“哪壶不开提哪壶,到时候我挤不进去找你算账。”一元连忙满脸堆笑,讨好地说:“累了吧,我来背民民,你提火盆。”许绵绵一笑,顺坡下驴,连忙把孩子送给了一元,并顺手提起一元放在地上的火盆,拿着篙把。夫妻俩愣了片刻,一元忽然说:“如果妈也来看戏就好了,以后有阳戏,咱们就把她接过来一起看。”许绵绵把脑袋一低,说:“她不会来的。”一元顿时不吱声了。
   大家正走着,东东突然感觉到耳朵一凉。他一怔,又有几片白乎乎的东西在他眼前飘落,是雪花。东东立即仰头细看,几片雪花便飘落在他的睫毛上、嘴唇上。东东伸出舌头舔了舔,呵呵笑道:“下雪了,爸,妈,下雪了,姐。”一家子人都望着雪花笑盈盈的,脚步慢了下来。一元有戏瘾,风景再好看也比不了看戏,他催促道:“快走吧,好像听到锣鼓响了。”于是都埋头加快了脚步。
  
   三
   没有多大的功夫,大家都清晰地听到了礼堂里唱戏的声音。而雪一直在纷纷扬扬地下着,火盆里的炭火被雪碰上,好像在喊冷,不时发出“咝咝”声。等他们赶到礼堂边,见大门只留了一条缝,有人守着,要买票,一人一毛五。抱着孩子的一元急忙喊许绵绵在他身上的口袋里掏钱,许绵绵在一元身上的口袋里摸遍了,也没有摸到一分钱。她急了,嚷道:“你藏哪儿了?你自己找,把民民给我。”一元“哦”了一声,如梦初醒,向妻子递过小孩。然后,他把手伸进了内裤里摸出了两张五毛钱纸币,借路灯一看,一算账,还有多余的,原来忐忑不安的心才有了着落。他站在门口用一副十分精明的语气,冲一个男售票员高喊:“买四张,抱在手上的小孩儿不要钱吧?”售票员伸出脑袋往外一瞅,接过钱撕下票和找的零钱一起递给一元,笑道:“李师傅,你还开玩笑,戏都快下场达,还不快点儿。”一元笑道:“啊,已经演一大截达,那就该免费,至少半价,退钱退钱。”两个熟人正逗趣时,许绵绵在喊一元。一元回头准备答应,却意外看见自己的岳母玲月站在走廊里和老婆说话。一元急忙加了一张票,然后几大步走到她们面前,恭恭敬敬地喊了一声:“妈!”玲月应着,许绵绵急忙简单地解释了一下母亲来的原因。
   原来玲月在坪上有个老庚,今天是她老庚的生日,玲月来道贺,恰巧碰到坪上有阳戏,就和她老庚一起过来凑热闹来了。一元听完解释,往旁边望了望。许绵绵又解释说,母亲有票,她的老庚早就进去了。礼堂里的声音大得很,一元听了个大概,便领着一家子人往礼堂里走。
   待家人挤进人群后,一元找到售票员,把多余的一张票退掉了。等他转过身来一看,好像从天而降一样,礼堂里又多了一堆人,人望人的脑壳,看不到前面了。一元在人群里左挤挤,右挤挤,急得想跳脚,就是挤不到前面去。而在前面坐下来的许绵绵和孩子们也在东张西望,不知道一元被挤到哪个旮旯里去了。能装几千人的礼堂,现在被挤得插筷不落,门都是被挤爆。一元眼看自己动弹不得,只好站在后面等机会。
  
   四
   人声鼎沸。戏台上的几盏大灯把台上照得像白昼,十分宽大的紫红色幕布还没有拉开。戏台中央竖着麦克风,台一侧挂着音响和字幕;另一侧台面的小架子上吊着一面铜锣,另外,台面上还有架子鼓、木鱼、铜钹等乐器。而更多的乐器,如,二胡、唢呐、笛子、琴,等等,都布置在戏台前下方的空地上,乐师们早各司其职等候开场。
   陡然,只听咚咚锵,礼堂里顿时一片安静。二胡起,笛声扬,多种乐器一起上。少顷,便听幕后女声以激昂的悲腔唱起:“啊——啊——啊——”紧唱时,倏忽间,一位云鬓影,肩披珍珠衫,身着长花裙,脚踏碎步的小姐甩着水袖倒退出来。一转身,满脸梨花带雨,悲腔随,乐器摇晃齐抑扬,那气氛好似六月飞花雪,案情堪比窦娥冤。小姐哽哽咽咽,欲将世间的不公道尽;抽抽泣泣,盼青天早日为弟弟昭雪……乐器錚錚玉落盘,嘤嘤切切若私语,铿铿锵锵来相和,好不热闹!观众听得如痴如醉。
   正愣神,幕后陡然暴喝一声:“号——”紧接,戏台两边各闪出一支衙役。其后,三花脸县太爷头戴乌纱帽,身穿朝服,手持玉带,脚踏厚底朝靴,一步三摇,进公堂。乐器一阵叮当叮当响。
   县太爷坐定,将惊堂木一拍,嘴里尖声喝道:“是何人放肆,胆敢在此喧哗?”小姐闻声,水袖后甩,跌跌撞撞跪在公堂上,悲悲切切逐一诉苦,县太爷听得头皮发麻,横眉鼓眼。这一切,师爷看在眼里,乐在心上,显示自己本事的机会来了。他在县太爷耳边如此这般密谋一番,县太爷顿时眉开眼笑,猛将惊堂木一拍,斥道:“大胆刁妇,你是受何人指使,胆敢在此胡言乱语!左右,来呀,给我轰了出去!”左右衙役一声“有!”便挥杖将娇滴滴的小姐架出了衙门外。跌倒在地的小姐悲腔起,高喊一声:“苍天啊——啊——啊——”灯光闪烁,电闪雷鸣,狂风大作。小姐晕倒在地。闭幕。
  
   五
   观众们仰着的脖子终于可以休息了,礼堂里嘈杂起来。不少人赶紧起身挤出去上厕所,东东也要去。于是,一元领着他朝外挤,终于从人缝里挤到门外;一看,稻田里站了很多人,不少人成了雪人,有些人还打着伞。一元顿时想起一句俗语,演戏的人是疯子,看戏的人是傻子。他暗自笑了笑,沿着田埂朝西头屋后走去,向远处的大梨树下一望,只见厕所边人满为患,有不少人在外就地解决。他再向右一瞅,窗户上像挂铃铛一样,挂满了小孩儿。他们的脚下或垫着石头,或踩着凳子,缩着鼻涕,往窗户里的戏台上眼巴巴地瞅着。

共 8251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编者按】这是一篇非常生活化的川味小说,小说中不仅语言生活化,人物和情景设置也非常生活化。小说从李一元一家到戏院看戏,巧遇岳母玲月,引出了玲月从前因嫌弃李一元家贫,极力反对女儿许绵绵嫁给李一元,从而很少往来的恩怨纠结。但是许绵绵却深深地爱着石匠李一元,夫妻俩用心经营着自己的小家,并且收养了亡妹婉婷的儿子民民。看戏时,许绵绵故意让开座位,让李一元给岳母玲月讲戏,回到家中后,李一元又冒着鹅毛大雪下池塘捞鱼,从而感动了岳母玲月,营造了一个和和美美的喜剧结尾。佳作,推荐共赏。【编辑:湖北武戈】【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1910090013】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湖北武戈        2019-10-07 09:04:56
  《今夜暴风雪》这篇小说写出了人间暖意。欣赏了,问候小金子老师!
与江山作者共同成长!
2 楼        文友:小金子        2019-10-07 12:17:05
  衷心感谢总编的精心编辑和精准的点评!辛苦了!敬茶!遥祝您创作愉快,万事如意!
高粱红了
3 楼        文友:小金子        2019-10-07 12:23:52
  五湖四海的朋友们,让我们一起重温七八十年代看阳戏的爆棚盛况。光阴似箭,蓦然回首,往事历历在目,令人十分感慨!幸福是什么?本文会为您的困惑作出很好的诠释。让我们一起珍惜当下,珍惜眼前人。
高粱红了
4 楼        文友:若海若蓝        2019-10-07 20:52:13
  看的俺雪泪闪闪,因为俺的名字就叫东东!小金子你特狠了,不待这样的!
只码字,不管事,不问事,不惹事。
回复4 楼        文友:小金子        2019-10-07 21:23:09
  一个大男人不止于这么脆弱吧,呵呵呵。谢谢关注和支持!
5 楼        文友:舟自横        2019-10-09 15:45:45
  截取生活横截面,人物形象个性鲜明富有乡土气。尤其语言精粹结构浑然一体。佳作????
回复5 楼        文友:小金子        2019-10-09 16:19:03
  衷心感谢老师的精彩点评!遥祝您创作愉快,天天开心!遥握!
6 楼        文友:湖北武戈        2019-10-10 07:24:15
  恭喜佳作斩获精品,祝贺小金子老师取得辉煌成就!
与江山作者共同成长!
回复6 楼        文友:小金子        2019-10-10 09:47:29
  衷心感谢总编的道贺!您辛苦了!敬茶!遥祝您创作愉快,笔健秋祺!
共 6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