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速排列3—极速大发快3-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极速排列3—极速大发快3首页 >> 丁香文学 >> 短篇 >> 情感小说 >> 【江山多娇】那山•那雪•那狗•那豹•那人(小说)

绝品 【江山多娇】那山•那雪•那狗•那豹•那人(小说)


作者:半川柚子 秀才,1682.08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7689发表时间:2018-01-29 18:24:03
摘要:一个护林员被大雪封在大山里发生的故事。

【江山多娇】那山•那雪•那狗•那豹•那人(小说)
   燕赵雪花大如席。芦山寨的雪花没那么大,却如铜钱,只是没有铜钱那么重,所以也不如夏日的冰雹,落得干脆,落得利落,落地有声,而要在半空里,飘飘洒洒,纷纷扬扬,慢慢悠悠,婀婀娜娜,飘烦了,耍累了,显摆够了,才静静地静静地落下。铜钱大的雪花,落了三天,芦山寨就进入了一个童话的世界。他和他的哑巴狗便成了这个童话世界的主人公。
   他的屋子在山坳里。那里是一片小小的平场,屋子就坐落在场子的里边,背靠着伸下来的山跟。屋子的前面是一个巴掌大的小院,没有院墙,扎了一圈篱笆。篱笆的桩子是些胳膊粗细的桦栎木一劈两半楔下去的,半人那么高。篱笆的外面,是一片菜园,种着雪里红和油菜,还有几棵没有薅的大白菜。大白菜是用葛条绑着的,外面的叶子早已干枯了。落了雪,全不见了,只显得一个一个的凸起的小包包。屋子也落满了雪,胖乎乎的,蹲在雪地里,只有四周的墙和门窗显示着那是一座房子。
   此刻,他坐在门后的火塘边,恹恹欲睡。花脸半蜷着身,卧在旁边,脑袋搁在伸趴的前腿上,眼睛闭一会儿,睁一下,睁一下,闭一会儿,睁少闭多,偶尔也会扬起脑袋,睡眼惺忪地看他一眼。花脸是一只狗,公的,个大,健壮,通身黄,头脸上却有一坨,落了雪一样白,故而得名花脸。狗都会叫,汪!汪汪!但花脸不会。花脸是个哑巴狗。花脸是他的老伙计,整天脚脚不离地跟着,他走,它走,他坐,它卧,他无话,它不语,一对沉默者。他是会说,不说;花脸是想叫,不会叫,也不是不会叫,是不会汪汪叫,只会啊哦啊哦叫,像狼嗥,又不是狼嗥。花脸成为哑巴,与它的血统有关。花脸的母亲是个狗,是他到芦山寨不久曹子成送来的,说是给他做个伴儿。花脸母亲不是个好母狗,经常到处浪荡,跟狗媾和,也跟狼媾和,生过三窝儿狗崽儿,最后生的四个崽儿,竟有三个狼崽儿。三个狼崽儿长到半大,在一个月夜里,来了一头大狼,在不远处嗥叫几声,隔着窗户,他眼睁睁看着,三个小家伙一跳一蹦地跟了去,消失在老林子里。几天后,花脸的母亲不见了,她想她的那三个崽儿了,跟着气味找去了。花脸母亲一去,再没有回来,是死,是活,谁了不知道,他再也没有见过。从此,花脸就跟他相依为命了,他跟花脸相濡以沫了。
   雪,仍静静地下着,整个屋子静静的,整个芦山寨静静的,整个世界静静的,只有火塘里的疙瘩柴偶尔爆出一声轻微的脆响,炸飞一些碎小的火星儿。
  
   二
   平日里,他领着跟他一样的哑巴狗,像一匹巡视领地的老狼一样,在幽深的老林子里默默地穿行,守护着流西河最后的这片老林子,也守望着大山的沉默与孤寂。
   他是讨饭来的。到流西河时,领着一个小姑娘。小姑娘脸脏脏的,粘着黑的泥水印,一绺儿一绺儿,两只眼睛却又大又黑,因为瘦,大得有些夸张。他要了三天,就要到了村支书曹子成的门口。曹子成的婆娘给盛了一大碗稠糊汤,正要打发他走,被曹子成叫住了。曹子成刚在公社挨了骂,正为找不到护林员纠结着,就对他说,留下来当护林员,管你有饭吃,还送你女儿上学,咋样?他正剜一疙瘩稠糊汤在嘴里,猛地一咽,点了点头。于是,曹子成给小姑娘取名叫蔡青,送到了皂角树的小学校,接着把他送到了芦山寨山脚下的屋子。曹子成临走时嘱咐,看好林子。他点了点头,说,嗯。原来他不是哑巴。但很少有人听他说过话,所以,大家都叫他蔡哑巴,他也不计较,就一直叫开了。
   现在女儿蔡青已经大了,给曹子成做了儿媳妇,曹子成闺女一样待着,不用挂念。但他很想外孙。流西河人说,里孙点张纸,外孙指一指。意思说,死了,入土了,孙子会给烧点纸钱,外孙呢?只会指一下坟谷堆说,那是外爷,仅此而已。他没有儿子,对他来说,外孙里孙都是孙。小家伙儿虎头虎脑的,长着一对小虎牙,见了,爷爷,爷爷,一个劲儿地喊,他不应,心里却甜,比秋天从树洞剜出来的蜂蜜还甜。小家伙儿喜欢捋他的胡子,偶尔还会趁他不注意,猛地一扥,拽一根下来,嘻嘻地笑着跑开。每每这时,他也不恼,也嘿嘿地笑,很开心。不过这种机会很少,时间也很短,好在他的记忆力还好,能够慢慢地回味。回味永远是美好的,也是很痛苦的,思而不见,见而更思。
   前几天,他下山的时候,特意去看了外孙。女儿蔡青说,电视里预报说,近日有暴雪,别再进山了。他没听。他挂记着那只豹子。那只豹子是两年前来的芦山寨,他见过,公的,健壮,个大,足足比花脸高一搾,长二尺,金黄的绒毛,一身铜钱大的黑圆坨,流西河管这种豹子叫金钱豹,据说很值钱,一只能换一部小汽车。豹子是国家二级保护动物,金钱豹属一级。初春的时候,县林业局来了人,在他的屋子里住了好多天,整天拿着望远镜,满山跑,东瞅瞅,西望望,临走时,一再叮嘱,要看好这只豹子。他点了头。点了头,就得看好,不能让人偷猎了。他在闺女那儿住了一宿,就回了芦山寨。
   他回到芦山寨的第二天,果真就下了雪,而且一下就是三天,而且还没有听歇的意思,雪花一直不紧不慢地飘着。
  
   三
   花脸突然昂起头,耳朵也竖了起来,少顷,一跃而起,冲着门缝“啊哦,啊哦”狂吠。他知道,来客了。这大雪连天的,谁会来呢?当然不是曹子成,当然不是女儿蔡青。他说的客,是老林子来的,它们可能是一群狼,一群鹿,一群野猪,或者其它的山野居民。
   花脸叫了一阵儿,便退了过来,卧在了原来的地方。客走了。这个客胆小,不是野兔,就是野鹿,是来讨食的。花脸这么狼嗥一样一叫,自然就吓着了,跑了。
   过了一会儿,花脸又昂起头,竖起了耳朵。他说,老伙计,别叫了,雪窝子里找食,难啊!恁多的菜,给它们吃点吧。花脸又沁下头,眯上了眼。他突然想认识一下来客,起身走到门口,扒着门缝瞅,果然是一只鹿。赤黄色的绒毛,梅花大的白点,很随意地撒在身上,又落了雪,分不出哪是白点,哪是雪花,看上去更加可爱了。这是一只草鹿,没有枝枝叉叉的大角。流西河说的草鹿,就是母鹿。流西河对畜生的称呼很奇怪,特别是母的。譬如母羊,不说母羊,说水羊;譬如母牛,不说母牛,说是嬷牛;譬如母猫,不说母猫,说女猫。蔡哑巴想起了小时候的蔡青,就跟这小鹿一样可爱,也跟这小鹿一样可怜,饿了,只能伸着小手乞讨,直到两人遇上,收做了女儿。
   有草鹿来访,后面可能就有寻着气味寻着蹄印来的狼或豹。这是他多年的经验。
  
   四
   那也是一个大雪封山的冬天。那年,原打算下山的,他没做过冬的准备,却被封在了山里。因为海拔高,芦山寨的雪化得很慢,一旦被封,没有月儿四十,很难走出去。好在,那年他做了一大坛子黄酒,冷得不行了,他就舀一饭勺来喝。关键是粮食,本就不多,又是吃的囫囵粮,很快就吃空了。他只好另想办法。那天,他看到一头野猪,来他的菜地里寻吃的,知道野猪是饿得不行了。他突然想,把这头野猪弄了,熬过那个冬天。于是,天黑的时候,他把酒坛子里的酒和糟子统统倒了出来,加进一些炒熟的豆子,加热了,盛在盆子里,放在门口。半夜,他起来尿尿,扒着门缝一看,那头野猪果然被醉翻在雪地上。第二天,他把还在醉梦里的野猪宰了,弄了百十斤的肉,用葛条拴了,一块一块挂在屋梁上。他把头蹄下水留给了花脸。当天,他就煮了一大块子,美美吃了一顿,把骨头给了花脸的母亲,当然还有一块子肥肥的肉。
   野猪的肉腥和血腥被风儿消息一样散播着,引来了一个不速之客。
   傍晚,他正站在篱笆外面小解,一扭头看见一头狼,时而低头嗅一嗅,时而猛跑一阵儿,渐渐地,跑近了,才看清一只山混子。流西河说的山混子,是一种大狼,可能是狼跟什么凶兽媾和的杂交狼,比一般的狼高大,凶残,狡猾。山混子是不常见的,却让他见到了。花脸母亲“汪汪”着冲上去,未及跟前,便夹着尾巴逃了回来。花脸怯了,那只山混子没怯,不仅没怯,反而猖狂了,肆无忌惮地追了过来。他知道这家伙不是善茬儿,忙回屋去取猎枪。那时候,他有一把双管猎枪,是大队专门给他配的,巡山时好防身。他刚转身走到篱笆门口,它便一跃一跃冲到了跟前。拿猎枪已来不及了,他拽起一根篱笆桩子,一回身抡了上去。只见那家伙一跃,便躲闪过去,见有人阻挠,放弃了花脸母亲,呲着牙,与他对峙着,慢慢移动着步子,伺机反扑。他慢慢地向篱笆门口移动,想尽快回到屋里,不料脚下一滑,险些跌倒。那家伙瞅准时机,一跃扑过来,他下意识地一偏头,躲过一扑,棉袄却被撕出一个大口子,棉絮撕流出来,白森森的,仿佛露出了骨头。幸亏花脸母亲扑了上来,他才没遭到第二扑。也就在这当间,他站稳了,一杠子抡过去,虽又没抡中,但他分明看到从那家伙身上划拉下一撮黄黄的绒毛飘飞了。那家伙一定觉出了,一跃蹿出很远,才调转过头来。他趁机进到院内,麻利地向屋子腿移着。那家伙被激怒了,一跃一跃蹿上来,猛地一跃,越过篱笆,蹿到跟前,又一跃,扑向他。说时迟,那时快,他慌忙用木桩子抵挡,但已迟了,左边的耳朵被扫中一爪,半个耳朵飞了,鲜血瞬间流了出来,滴洒在肩前肩后的棉袄上,更多的血,顺着半边脸流着,淌着,流进了脖子,淌到了胸前,淌到了后背。他趁花脸母亲扑上去的时机,退进了屋内,抓起门后的猎枪,堵在门口。此时,花脸母亲与那家伙撕咬着被逼退到了门口。他怕伤着花脸母亲,抬高枪口放了一枪。那山混子可能被追猎过,知道枪的厉害,稍一愣神,抽身一跳,离开,再一跳,便蹿了出去,一跃一跃消失在雪光与夜色交融的灰白之中。
  
   五
   那草鹿怯怯地慢慢地靠近了菜地,鼻子一抽一抽地嗅着,进入菜地后,用前腿一下接一下地爮起雪,爮过一阵儿,把头沁下去,啃一嘴青菜,立马昂起头,警觉地看着四周。接着,又爮一阵儿,又沁下头,啃一嘴,又昂起头。也许是太饿了,也许是觉得没有了危险,草鹿放松了警惕,专心地爮起来,忘我地吃起来。突然,花脸一跃而起,蹿过来,冲着门缝“啊哦,啊哦”狂吠。草鹿受了惊吓,一跃跳出丈余,正要往远处跑,三只狼进入了视野。草鹿折身往回跑,眼见仨狼追近,情急之下,一跃跳过篱笆进到院内。这边,花脸叫得更凶了。草鹿进退两难,慌忙从左边跳出去,一只狼已包抄过来,只好又跳进院内。狼在雪地上一跳一跳地围上来,距篱笆只有十几米远了,再过几秒钟,一个柔弱的生命,就会从这个童话的世界里消失了。蔡哑巴猛然拉开门,花脸箭一样射了出去,一下子就把草鹿撞翻在地,张开的大口,迅速向草鹿脖子咬去。他大吼一声,花脸!花脸愣了一下,松了嘴。草鹿骨碌一个翻身,站起来,也许是慌不择路,也许是感到屋子才是最安全的地方,竟一头扎了进来,站在后墙角处,一脸惊恐地看着他。
   此时,已有一只狼蹿了进来,花脸扑了上去,却没有撕咬,只是拿鼻子一抽一抽地嗅。那狼也一样,鼻子一抽一抽。继而,那两只狼也跳了进来。相互嗅过之后,三只狼顺着篱笆嗅了一圈,走过来,狗一样坐在屋檐下。他一下子明白了,它们是走失的三只狗啊!孩子们,你们回家了,我好想抱一抱你们哟!他没有出去,也不能出去,更不能让它们进屋,它们会吃掉草鹿,也有可能会吃掉自己,它们毕竟是狼啊!
   他拿来顶门的杠子,把门顶牢实,又坐回火塘边。
  
   六
   天,渐渐起了暮色,暗了,渐渐地暮色成了夜色,依然只是暗,没有黑,暗得重一些罢了。这是雪的缘故,雪光冲淡了芦山寨的夜色。雪,渐渐小了,继而停了,却起了风,渐刮渐大,屋后的老林子,开始嗖嗖的响,渐渐地有了哨音,颤颤的,急急的,再后来,就变成了吼,一声紧过一声,吼得屋子都颤颤地抖了。地上的雪沫子被裹飞,满世界地乱撒,一波一波地,撒得天昏地暗,还撒进了屋子。
   风像一只被打骚的野猪,拼命地撞着门,哐嗵哐嗵直响,也把屋里仅存的一点热度,吹散了,带走了。屋里冷了下来。进了屋子的风,成了一个疯女人,应该说是一个淫荡的疯女人,伸着她冰凉的手,从他的脖子伸进去,从他的腰里伸进去,肆无忌惮地抚摸着他的身子的每一个部位。他感到自己是在辽天地里,火也失去了它应有的热度。
   他起身去抱柴。柴是早劈好的,码在后墙根,齐整整的。可怜的闺女,你饿了吧,这就给你弄吃的。他想抚摸一下草鹿,一伸手,草鹿却一蹦,跳开了。他苦笑一下,弯下腰去抱柴。他说,闺女,冷吧?过来烤火。草鹿听不懂他的话,站在那儿不动,依然惊恐地看着他。哦,该先给你弄点吃的。你吃草,看屋里没有,吃点啥呢?羊吃黑豆,你跟羊是亲戚,也吃黑豆吧?我给你抓一把去。他进到里屋。靠山墙放着一张床,后墙跟是几个缸缸罐罐,里面装着米面、玉米糁和麦子、玉米、豆子。他挪开一个瓦缸的木盖子,窊半瓢黑豆出来,放在草鹿面前。草鹿低头嗅了嗅,又昂头看了看他,没有吃。他说,闺女,吃吧。草鹿依然未动。他退回到火塘边,做出不看的样子。草鹿试探着促进一部,看他一眼,麻利地伸长舌头卷舔一嘴,退回原处,才“咯嘣!咯嘣!”爵起来。

共 12813 字 3 页 首页123
转到
【编者按】动物界的弱肉强食,是大自然的基本规律,发生在雪地里的故事,一方面阐述了这个道理,另外也道出了其它的哲理。这是一篇有深厚内涵的小说,看其表面,不过是守林人守卫森林里的宝藏的故事,但细细品味后,不乏能悟出更多有用的东西。他,带着他的老伙计——花脸,遇到了他的女儿——草鹿,可途中,出现了岔子——花脸的狼兄弟来了,而且对草鹿势在必得,最终,他没有扭转这个局面——女儿没了。紧接着,花脸遇到了麻烦——豹子找上门来了,经过几番争斗,豹跑了。但他想到了森林里的金钱豹,果然,正如其所料——金钱豹遇到了危险。在解救金钱豹的过程中,面对它的凶残,他很苦闷,但绞尽脑汁后还是想到了办法——以醉倒的办法,解救了它。无疑,小说是成功的,小说的特色在于,以白描式的写法,运用人物心理描写和环境描写相结合的手法,将故事层层展开,尤其是极其生动的语言描写,将人物塑造得活灵活现,无论是他和他的伙计,还是森林里的敌人、宝贝,都充满了无法言喻的灵性,这是小说的一大亮点。动物界,向来是弱肉强食,但通灵的金钱豹被救之后,会不会懂得报恩呢?答案,就在小说中。拜读学习,力荐赏析。【丁香编辑:樱雪】【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1802010018】【江山编辑部·绝品推荐20180814第1087号】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樱雪        2018-01-29 18:24:57
  感谢老师创作如此精彩的小说,非常给力,学习了。问好。
一个人的KTV,自己唱给自己听。
回复1 楼        文友:半川柚子        2018-01-30 08:20:15
  老师辛苦了,谢谢老师,写好就发过来,里面有几处笔误。
2 楼        文友:辽宁孙成文        2018-01-29 18:28:04
  又是一篇佳作,丁香作者厉害啊。一会慢慢品评,问好老师。
闻杰
回复2 楼        文友:半川柚子        2018-01-30 08:21:05
  感谢老师鼓励!
3 楼        文友:辽宁孙成文        2018-01-29 18:29:25
  先占上板凳,读一小段,太好看了,故事惊艳亮相。
闻杰
回复3 楼        文友:半川柚子        2018-01-30 08:22:47
  夸张了,不过这也是老师的另一种批评鼓励
4 楼        文友:林易峰        2018-01-29 18:30:57
  太棒了,越看越好看,特别吸引人。我要慢慢读了,好喜欢。
回复4 楼        文友:半川柚子        2018-01-30 08:23:29
  谢谢老师的偏爱!
5 楼        文友:林易峰        2018-01-29 18:31:40
  太有趣了,我要慢慢品读,这么优秀的作品。
回复5 楼        文友:半川柚子        2018-01-30 08:24:12
  谢谢老师!
6 楼        文友:娇娇        2018-01-29 18:36:09
  又见老师好文分享丁香,那山那狗,那豹,那人、那雪,故事惊艳亮相,我也要慢慢品读。
娇娇
回复6 楼        文友:半川柚子        2018-01-30 08:25:16
  草成的,发得急了。谢谢老师鼓励!
7 楼        文友:娇娇        2018-01-29 18:38:42
  大雪封山,护林员被隔在山里,四周一片白茫茫,护林员究竟会有怎样的遭遇,欢迎读者跟随作者的描述慢慢进去入到故事中。
娇娇
回复7 楼        文友:半川柚子        2018-01-30 08:26:37
  我的小说就是慢慢说的故事。
8 楼        文友:娇娇        2018-01-29 18:40:12
  感谢老师分享您的佳作,好棒,辛苦了,敬茶!
   一会好好亲读您的美文。
   感谢雪哥精彩编按,辛苦了!祝审稿愉快!
娇娇
回复8 楼        文友:半川柚子        2018-01-30 08:27:30
  谢谢社长!
9 楼        文友:巍巍昆仑        2018-01-29 18:41:49
  故事从护林员被困开始,大雪纷纷,故事离奇精彩,慢慢欣赏。
回复9 楼        文友:半川柚子        2018-01-30 10:24:36
  谢谢老师
10 楼        文友:巍巍昆仑        2018-01-29 18:42:57
  太刺激了,好作品,丁香人才济济,佩服老师文学功底了得!祝福丁香,祝福娇娇社长!
回复10 楼        文友:半川柚子        2018-01-30 08:28:35
  老师夸张了,谢谢老师鼓励!
共 40 条 4 页 首页1234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