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速排列3—极速大发快3-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极速排列3—极速大发快3首页 >> 短篇 >> 情感小说 >> 【专栏作家】老财

精品 【专栏作家】老财


作者:半川柚子 秀才,1682.08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3351发表时间:2017-10-24 18:03:22
摘要:智力不好的老财,没守住家业,没守住老婆,没守住命运,最后却守住了自己的瞌睡篓,故事有点悲凉

老财的大名叫贾进财,而老财却不是贾进财的小名,贾进财的小名叫财娃儿。老财是地主老财贾进财或地主老财贾财娃儿的简称,也可以说是外号。
   那次流西河召开群众大会,大队支书曹子贵讲,地主阶级亡我之心不死,时刻在想着复辟,在想着反攻倒算,想着让我们广大贫下中农吃二遍苦受二茬罪,我们能答应吗?不能!那怎么办?我们就斗争他们,批判他们,把他们批倒批臭,再踏上一只脚,叫他们永世不得翻身。讲至此,曹子贵大手一挥吼道:“把地主老财贾财娃儿,不对,把地主老财家进财押上来!”于是,两个荷枪实弹的基干民兵就提溜小鸡一样把老财提溜到了主席台下。从那以后,流西河人就把原来喊三十多年的财娃儿改叫了老财。
   老财的大名是桦栎树的私塾先儿起的。那时候,老财家虽不是能请得起私塾先儿的大户,但也算得上是流西河的美气户,在皂角树那更是头一份的美气户。流西河说的美气户,也就是家境比较殷实的庄户。老财家有十几亩地,一年可以打几石麦子玉米和一些豇豆绿豆之类的杂粮,不仅可以自给,还有一些盈余。老财爹还有一副豆腐挑子,一年四季走村串户换豆腐。每天一个豆腐一头一半挑着出门,回来就是小半挑子黄豆豌豆,布兜儿里时不时还会有几个马尾儿钱。也许是可以用马尾儿串起来的缘故,流西河把铜钱叫马尾儿钱。像老财家这样又有吃又有花的庄户,日子过得多滋润,能不是美气户?
   美气户弄事,就要有讲究,得体面。老财出生三天吃喜面,老财爹请来了桦栎树老叶家从山外请来的私塾先儿给老财起名字。私塾先儿戴上拴着一根油儿吧唧的线绳的断腿眼镜,把一本又黄又破的线装书翻了又翻对老财爹说:“贾者,其音家也,家中进财,岂能不富乎?富而后贵,贵则官也,官可耀祖,祖佑子孙,家道必旺也。故,吾为尔儿取名贾进财是也。”老财爹似懂非懂,还是给了私塾先儿十个马尾儿钱,割了四四方方一大块新鲜豆腐。
   流西河人大都有一个小名,便于喊叫。有叫狗娃儿的,狗蛋儿的,石头儿的,疙瘩儿的,五花八门,土得掉渣儿,贱如蒿草树叶,更多的是以大名的最后一个字叫什么什么娃儿。如,福娃儿,有娃儿,成娃儿,等等等等。老财爹就给老财起了财娃儿这个小名。
   老财六岁的那年冬天,老财爹换完豆腐回皂角树,在流西河边的一个拐弯处突然听到一阵娃子哭声。起初以为是河湾里的娃娃鱼在叫,就没在意,继续往回走。走了一截儿,忽然觉得不对劲儿,仔细一想,方想到,这大冬天冰天雪地的,娃娃鱼都钻在深深的石洞里眠着,哪来的娃娃鱼叫声?老财爹便折转回来,顺着那娃娃鱼叫一样的哭声找过去。渐渐近了,发现雪地上放着一个破棉袄卷儿。老财爹解开棉袄卷儿,见是个婴儿,已冻得浑身发紫,慌忙解开自己的袄襟,把婴儿贴身揣进怀里,用破棉袄从外面兜住,再用一条豆腐包单勒在腰上,就给婴儿做了一个温暖的窝儿,匆忙跑回家。老财娘见男人捡回一个娃儿,老财有了伴儿,欢喜得不得了,催着男人给娃儿起个名字。老财爹想了老半天说:“这娃儿是我快进村的时候捡的,就叫他进村,咱娃儿叫进财,刚好赶住辈儿。”
   老财娘是个贤惠善良的女人,把老财爹捡来的进村视为己出,疼爱有加。老财见娘只顾疼弟弟,心里愤愤的,背了娘,就拧弟弟的小屁股。拧得多了,就被娘撞见了。娘撞见,跑不了一顿好打。细细的荆条子,一抽一个檩儿,火辣辣的疼。老财嘴上说再也不敢了,背地里忍不住还会去拧。娘知道老财脑子不好使,一根筋儿,抽也没用,就拿好话哄。老财是个顺毛驴,这一招儿果然奏效。但过不了几天就又忘了,依然会去拧。老财弟会跑了,能撵着老财玩的时候,老财常常把弟弟摁倒了打,老财弟就向娘告状。娘没有再打老财,却说:“再打弟,就不准吃饭。”老财以为娘只是吓唬一下,不想来了真的,饿得咕噜咕噜响。老财不怕挨打,却怕饿。那时候,老财一顿就得两大碗,一嘴不让吃,那咋受得了。于是,老财就不敢经常把弟弟摁倒了来打了,偶尔打一回,也要吓唬弟弟说:“敢告诉娘,就撕烂你嘴,让你饭都没法儿吃。”老财弟没再告诉娘,每次只是梗着脖子恶恨恨地瞪着老财。后来,老财再打的时候,老财弟就与他对打,让老财也占不了多少便宜。再后来,老财弟长得比老财还壮实,一对打,总是把老财摁在地上。有一次,居然给老财的心顶门弄出鸡蛋恁大个胞,生生地疼了好几天。从此,老财再不敢惹弟弟一次。
   一转眼,老财到了该谈婚论嫁的年龄。老财是贾家的嫡传,身上流着老贾家的血脉。老财的婚姻大事,就是老贾家的头等大事。老财爹很早就上了心。走村串户这么多年,流西河哪家有适龄的闺女,容貌好赖,茶饭如何,老财爹那是了如指掌。老财爹心里已有几个人选,最中意的是楸树沟的曹香菊。老财爹中意曹香菊,那是有说辞的。老财腰身长得跟水桶一样,腿却细得跟麻杆差不多,只有嘴大,一看就是个能吃不能干的主儿。而曹香菊呢,身板长得跟小母牛一样壮实,里里外外都是一把好手。再说,贾家三代单传,老财爹期望着到老财这儿能生一谷堆娃儿。看看曹香菊那身段,要不了几年准跟她娘一样,屁股圆滚滚的,箩头一样大,奶头鼓腾腾的,走起路来一颤一颤,成一个能生养七八个娃子的好女人。老财爹托黄楝树的王媒婆去曹家要了曹香菊的生辰八字,与财娃儿的生辰八字一合,命里相生互补,简直是天合之缘!到了冬天,老财爹请刘半先儿选了个黄道吉日,给了曹家二亩地,就把曹香菊娶进了门。当然,即使老财爹不给二亩地,一样可以把曹香菊娶进门。因为老财家现在已是大美气户,有了三十多亩地。流西河谁不想把闺女嫁进这样的庄户?那一年,老财十七岁,曹香菊十三岁。流西河说的是虚岁,也就是说老财只有十六岁,曹香菊只有十二岁。那时候,十六七岁小伙子,也没有现在十来岁娃娃开窍,对男女之间的事还是懵懂一片。老财脑子不多灵翻,发育也有些迟缓,更是不知所云,只知道大冬天里睡在一个被窝,暖和,还可以相互挖挖痒,美气死了!
   那年春上,流西河过队伍,见人就抓,中年的,青年的,甚至半大娃儿,抓去的或当挑夫,或直接充进队伍做兵丁。老财爹天天在外换豆腐,消息灵,一听说要过队伍,就赶紧让儿子媳妇躲到后山的林子里。那一次,过的队伍特别多,整整一个师的人马,流西河的五个庄子全住满了。皂角树在五个庄子中间,就扎了师部。晚上,老财爹像往常一样赶做第二天换的豆腐,一锅豆汁沸开,一瓢酸浆徐徐地点下去,豆腐的香气便弥漫开来,渐渐地,整个皂角树都弥漫着豆腐的香气。豆腐的香气弥漫到师部,弥漫进师长的鼻孔里,就勾起了师长肚里的馋虫。师长有吃不完的山珍海味,是不会馋豆腐的,那天却不知咋的,就馋上了。师长一馋上,便立马派卫兵去查。卫兵顺着豆腐的香气,没费劲,很自然地找到了老财家。老财爹正在起锅,一听师长想吃豆腐,就先盛了一碗豆腐脑儿让卫兵端回去。师长当晚吃了老财爹的豆腐脑儿,早上又吃了还冒着热气的豆腐,开拔的时候,就很自然地带走了老财的爹和娘,还有家里一石多金黄金黄的黄豆。有人说,队伍到老河口的时候,老财的爹和娘趁人没注意想溜走,半路给逮了回去。师长说:“伙夫也是兵,想当逃兵,敲了!”几个士兵就把老财的爹和娘捞到老河口的河滩上,炮!炮!两枪,给敲了。也有人说,老财的爹和娘跟着师长去了台湾,在台湾给师长做着豆腐。总之,这一走,老财的爹和娘就再也没回过皂角树。
   队伍带走了老财的爹和娘,就带走了老财的天。天没了,地还在,只要勤快,就有吃的,只是豆腐挑子没了,没了小花钱。更重要的是弟还在,老财弟已长成了大人,五大三粗膀大腰圆,脑子也比财娃儿灵泛,完全可以撑起家,让老财继续有一个天。但老财弟没有。老财弟对老财说:“爹没了,娘也没了,咱得自个靠自个,自个顾自个,咱得分家单过。”老财想,你一个光尾巴溜驴,我有香菊,分就分,我怕啥?老财弟说:“房子还各住各的,地分三份,一人一份,谁也不多,谁也不少。”老财觉着公平,就同意了弟的分法。老财弟接着说:“你没力气,地交给我种,夏季给你一石麦子,秋季给你一石玉米,落个请现成的,咋样?”老财一听不用干活还能有粮食,喜得屁花子一样,哪有不同意的理儿。
   春天很快走了,天渐渐热起来。老财女人曹香菊对财娃儿说:“天热了,睡一堆儿,热死人,娘屋空着,我睡那儿去。”老财想想女人说得对,就许了女人。过了夏天,又过了秋天,天,渐凉渐冷起来。老财想起该让女人睡回来,就对女人曹香菊说:“过屋来睡吧。”老财女人曹香菊说:“我得了病,你看肚子鼓着,回屋睡,我怕传给你。”女人曹香菊说着,便揽起衣裳给财娃儿看。老财见女人的肚子真的鼓着,扣了筲箕儿一样。自己本就身子粗腿细,肚子再鼓着,那还不难看死了。老财一听就有些怕,忙说:“那你就还睡娘屋吧。”女人就一直在娘屋睡着。
   到了年底,流西河来了土改工作队,老财家有三十多亩地,很自然地被划为了地主。地主就地主,不就是地被分了,又没缺吃缺喝,地少了,还不用干恁多活儿,多美气!老财很是高兴。老财高兴,老财弟却很恼火。老财弟找到工作队说:“地是贾进财的,我只是种种,一年交两石粮食。再说,我是捡来的,我不能算是贾家的人,不能把我划成地主,我要与贾家划清界线,我是贫下中农!”老财女人曹香菊也很恼火,典着大肚子找到工作队说:“我与贾进财是父母包办的婚姻,是万恶旧社会压迫下的婚姻,是没有实质意义的婚姻,我向老天爷发誓,我肚里的娃儿,与贾进财没球一点关系,他是贾进村的骨血,贾进村与贾进财划清界线,我曹香菊与贾进财也一刀两断,决不与地主分子贾进财一个锅里搅稀稠!”
   工作队找到老财落实情况,老财理直气壮言之凿凿地说:“村娃儿就是捡来的,我爹说,捡他的时候,贴在怀里跟冰疙瘩一样。你们问地的事,那更好说,他种我地,给我两石粮食,天经地义。再说我女人曹香菊,是我爹拿两亩地换的,那可是两亩好地,肥得流油,他们老曹家一点都没吃亏!”于是,老财很顺理成章地成了地主。
   老财成了地主,地给大伙儿分了,老财也有一份。老财没力气,又不会种地,麦长得跟兔子毛一样,一季下来,差点没回种儿,不俩月就吃得瓢干碗净。老财就去给别人帮工,混口饭吃。老财没力气,干不了重活儿,只能帮人干一些薅薅草剥剥玉米之类的小活儿,而这类活儿多半是老人能干的,大凡家里有老人的,都不会让老财干,即使老财主动找上门来,也会被婉言谢绝,只有那些心肠好的人家,才不会把老财撵出来,任由老财做一晌,吃一顿饭。老财也不会天天赖在一家,今天这家,明天就那家,有点推磨转圈儿的味道。皂角树转遍了,老财也会到黄楝树桦栎树或流西河之外的庄子。老财有别于讨饭人。讨饭人一只碗一个布袋讨饭讨钱讨粮,讨到了,能吃下的全往肚子里吃,吃不了的都往布袋里装,却从不为人做活儿。老财不拿碗不背布袋,不讨不要,到了哪儿,只管干活儿,遇到稠的吃稠的,碰到稀的喝稀的,不挑不捡,能让吃饱更好,吃不饱,也不恼不怪。后来,地全归了大集体,做活儿记工分,按工分分粮食。一个男壮劳力一天记十分,次些的记九分八分;一个女壮劳力一天记七分,次些的记六分五分。老财是个男劳力,做活儿还抵不过一个女劳力,一天只给记四分。一年下来,老财想吃到皂角树的平均免购点,也就是平均分粮数,还得向队里交二十多块缺粮款。二十多块就是两千多个工分,一个壮劳力也得出二百多个工,老财得出五百多个才够。老财索性来个不出工,天天去给人帮工混饭。
   那年,山外兴起斗地主,像一股风一样刮到了流西河。那时候的斗地主,当然不是现在的斗地主。现在是一副扑克牌四个人或仨人一起玩,仨人一伙儿或俩人一伙儿,打压一个人的牌。那时的斗地主,是一庄子人或一村子人一伙儿,批评一个人,谩骂一个人,甚至是殴打一个人。那天,流西河召开万人群众大会,准确说是千人群众大会,更准确地说是数百人群众大会。因为,整个流西河只有千把人,很有可能有许多人由于受多种事由磕跘没来参加这次群众大会。不管怎样,皂角树下还是坐了黑压压一大片。流西河最大的地主应该是老叶家,可老叶家在流西河过队伍的时候就跑了,据说去了香港。现在要斗地主,总不能去香港把人弄回来吧?那只能斗老财,谁让老财是流西河唯一一个地主呢!刚开始,老财觉得斗地主跟过家家一样,好玩,很配合。后来,有人动了手,老财觉得很吃亏,挨了几次斗之后,就三十六计走为上,到流西河北边的大山里去了。大山里人少,地更少,没地主,也没人斗地主。老财在大山里窝了好几年,山里山外都不再斗地主了,才回到了皂角树。老财回来了,屋子没了。老财的屋子没有倒,也没长腿跑,还在原来的地上,只是屋顶善了新草,里面住着自己的侄娃。那是个惹不起的红头牛,动不动就会抡杠子挥斧子,连他老子贾进村腿上都留有斧头砍的大疤瘌。老财更是惹不起,也不敢惹。老财只好在前檐下弄了个窝儿一样的地铺,又在外边靠了几捆玉米杆,就算是有了一个新屋。

共 8448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编者按】老财名字起得好,一生却没交好运。因为小时候欺负被父母抱养来的弟弟,没少挨母亲的惩罚。弟弟长大了不但来欺负他,还霸占了他的老婆,将地主的帽子扣到了他的头上。老财有可恨、悲哀的一面,也有憨直可爱的一面。他无欲无求,自足自乐,按着自己的生活方式按部就班地生活着,实现了自己的最大理想——攒钱为自己做了一个称心如意的瞌睡篓,并且付出了生命的代价才没让弟弟捷足先登。作品文笔流畅,人物形象饱满,生活气息浓厚。欣赏,荐读!【编辑:海淼】【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7102603】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海淼        2017-10-24 18:04:24
  感谢投稿支持短篇栏目。欣赏佳作,期待精彩继续!
海淼
2 楼        文友:半川柚子        2017-10-25 19:48:13
  谢谢老师,辛苦啦!
3 楼        文友:借双慧眼看世界        2017-10-26 18:10:54
  恭贺老师佳作获精品,远握敬茶,问好学习。
走向太阳的路是烙人的,但太阳永远那么迷人!
回复3 楼        文友:半川柚子        2017-10-26 19:58:08
  谢谢老师一直以来的关心!
4 楼        文友:醉童        2017-10-26 18:51:39
  恭喜作者获评精品,祝佳作不断!
回复4 楼        文友:半川柚子        2017-10-26 19:58:55
  老师好!谢谢你!
5 楼        文友:老土        2017-10-26 19:18:26
  小说语言表达能力强,人物形象饱满,欣赏学习,祝贺美文加精!
老土祝您写作愉快!
回复5 楼        文友:半川柚子        2017-10-26 20:00:12
  谢谢老师!希望多听到老师的批评指导。
6 楼        文友:阳媚        2017-10-26 20:42:13
  祝贺友友小说精品!改天跟你探讨下,给精品群的伙伴讲讲你的写作经验哈!期待佳作连连!
回复6 楼        文友:半川柚子        2017-10-27 20:48:49
  不敢当!愿聆听老师指点。
7 楼        文友:雅润        2017-10-27 19:08:29
  恭喜老师,依然如此精彩。尤其语言的魅力,读起来很轻松 ,欣赏学习!
雅润
回复7 楼        文友:半川柚子        2017-10-27 20:50:46
  谢谢你一直以来的关注、关心、关怀和支持鼓励!
共 7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